主页 > 企业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私服大佬传奇落幕:待业80后成千万富翁 转眼间沦为阶下囚

发布日期:2022-04-02 23:26   来源:未知   阅读:

  对他来说,5年来的经历犹如“黄粱一梦”:底层出身的他,本是一名一贫如洗的待业青年;2007年3月后,他摇身一变,成为网游私服江湖“大佬”,坐拥千万资财,驾名车、住豪宅;3年半后的2010年底,他涉案落网,身陷囹圄。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最近审理的一桩“网游私服”案,曝光了蔡文的暴富传奇:他招募一帮80后青年,组建黑客团队“骑士攻击小组”,专门攻击网游《传奇》私服,胁迫私服们交出广告代理权。

  几家服务器托管商亦被拉下水,充当蔡文的“打手”。更诡异的是,在这条黑色利益链条上,上海盛大网络公司派出的一名打击私服的“线人”,亦跌入千万元的利益沟壑,演绎了一出真实版“无间道”。

  网游私服江湖是一个什么样的纷乱世界,其内部有着怎样的黑色利益链条?从重庆亿元“网游私服”案中,可窥一斑而见全豹。

  蔡文,江苏省海门市海门镇青海新村人,生于1985年12月。这位熟人眼中的“小眼圆脸”的大男孩,自2004年7月高中毕业后一直待业在家,沉迷于网络游戏,酷爱《传奇》。

  这款2001年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游戏,在2002年9月时,源代码泄露,国内很多人利用各种渠道获取这些程序,在网络上私设游戏服务器。这种未经《传奇》的中国代理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授权而开设的服务器,被称为《传奇》“私服”。

  “私服”属网络盗版,是一种侵害著作权的行为。但在我国网游市场上,“私服”盛行,目前60%以上的玩家在使用私服。而“私服”老板为吸引更多玩家,就得在私服广告发布站做广告。

  这让一直苦于无独立经济能力的蔡文嗅到商机。2007年3月,蔡文拉来同乡邵哲宇,买了几台电脑,开始了“网游私服江湖之旅”传奇私服广告代理。2007年4月,蔡文组建“黑夜攻击小组”,自任“带头大哥”,采取流量攻击方式进攻拒绝为自己提供广告代理权的发布站。

  三个月后,蔡文租用“数据中国”的服务器达到五六十台。这些服务器可产生大约6G规模的流量,当它们同时访问一个网站时,被访问的网站就会卡死“掉线”,玩家即无法登录。

  为迅速提高江湖名气,蔡文还借用当时业界非常出名的私服代理商“骑士”名号,将黑客小组更名为“骑士攻击小组”。很快,“骑士小组”在网游私服界名声大噪,因为它拥有“要谁下岗谁就下岗”的强大攻击实力。13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相继臣服,其广告代理权亦落入蔡文手中。

  “这样,每一条私服广告可赚5-10元,再加上业务量上来了,就开始大把挣钱了。”蔡文供称,到2008年11月,他已获利1000万元。

  当年8月,暴富的蔡文从天津购置了一辆价格高达135万元的进口保时捷卡宴越野车。知情者称,发家后的蔡文开始频频出入高档消费场所,每月吃喝花费至少二三十万元。

  蔡文成为千万富翁的同时,危险亦悄然逼近,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盯上了他。2008年11月,因涉嫌非法经营罪,他被网上通缉。蔡文离开江苏海门,逃往重庆。在这里,有他的一位好朋友胡小伟。胡出生于1982年,江苏宿迁人,2005年从重庆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当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担任IDC(即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营销主管。2007年初,蔡文向胡小伟所在公司租借服务器时,与胡相识。

  蔡文向警方交代,他拉胡小伟一起在重庆再战江湖,继续做传奇私服业务。这次重整旗鼓,在攻击手段上已然升级直接让人到私服广告发布站的服务器机房里将网线拔掉。

  业内人士透露,私服利润虽高,但防护能力较弱,易受攻击;因此,需将服务器托管到抗攻击能力较强的机房。而内地目前仅“数据中国”和“群英网络”等少数机房具备这种能力。

  蔡文找到上述两个机房的主管,让他们将指定的服务器网线拔掉。每拔一根网线元,后来直接包月,“一个月付给他们20万”。

  “数据中国”总经理高云伍证实,2009年因协助蔡文拔网线万元。而蔡文亦自称,给了“群英网络”相关人员100多万元。

  高云伍曾一度拒绝充当蔡文“打手”,但在巨额利益诱惑面前,这位1981年出生的安徽宣城人最终沦陷,“每次都只是断网几分钟,时间不会太长,不会损失客户。”

  但这几分钟,对于被断网的发布站却足以造成致命打击。依靠这种致命攻击方式,“骑士小组”在私服广告代理市场掀起一阵血雨腥风,遇到不愿授予代理权的发布站,他们便发动进攻,使其网站无法访问而妥协,接受条件。到2009年年中,“骑士”基本拿到他们想拿到的发布站的代理权。

  在代理私服广告的同时,蔡文和胡小伟为扩大利润源,先后自建4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并陆续招募了十多名85后、90后入伙。

  据胡小伟向湖北黄石警方作出的一次供述,2009年下半年,“骑士”业务量急剧膨胀,每天的进出账都在几十万元以上。

  2009年底,上海盛大公司稽核部派出一名卧底,潜入网游私服界侦悉《传奇》私服信息。这名卧底叫陈荣锋,生于1985年11月,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兴镇人,2007年7月从江苏徐州九州技术学院毕业后,一直待业在家。

  因陈荣锋比较了解传奇私服市场,公关协调能力强,2009年12月中旬,盛大稽核部口头承认他为该部线日,陈正式成为盛大线人,其主要职责是提供传奇私服发布站侵权信息,供盛大稽核部参考。

  “数据中国”总经理高云伍供述,2009年底,自称是上海盛大稽核部的陈荣锋来找他,要求“数据中国”封掉蔡文在这里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的服务器IP。此人还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大家合作,就不用封。”

  随后,蔡、高和陈会面。蔡文应允陈的要求,双方约定,从2010年1月开始“合作”:“骑士”私服广告发布站的利润三方均沽,陈荣锋分成20%,高云伍分成20%,剩下60%由蔡文和胡小伟平分。2010年1月至2010年11月共11个月时间里,蔡文和胡小伟共向高云伍转账1800多万元。高云伍供述说,“陈荣锋从中获利1100万元左右,我从中获利700多万元。”但陈荣锋向司法机关承认只拿到560万元。他说,2011年春节,他从这些钱中拿出50万元给了盛大稽核部时任经理胡骏,“顺便给胡下面的兄弟每人打发1万-2万”。

  盛大稽核部原稽核专员孙平波接受重庆警方讯问时透露,2010年初,陈荣锋已不服从盛大公司线月,盛大内部会议讨论通过取消陈荣锋线人资格。

  尽管日进斗金,但寻求业务合法化,一直是蔡文和胡小伟的梦想。2010年12月,陈荣锋终于带来惊喜。

  据高云伍接受警方调查的讯问笔录,陈荣锋答应给蔡文办理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一事,在2010年12月9日迎来转机,他看到了陈荣锋所获得的上海盛大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

  “授权江苏千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千存网络”)经营《传奇》以及《传奇世界》非官方游戏(即私服)运营以及推广平台。”高云伍说,授权书后面有很多附带条件,其中一条为,千存网络必须用上海盛大公司开发的盛付通作为支付平台,盛大以此监管整个授权业务。

  “千存网络主要从事C2C业务,私服合法化是其中的一个项目。”陈荣锋透露,原本他和高云伍口头协议两人各持该公司50%的股份,但因高当时被警方盯上,股份暂时让他代持。

  陈荣锋在司法材料中称,通过获得盛大公司授权,帮助“骑士”私服合法化,是他向盛大公司发去的商业计划;其后,盛大同意为他授权。

  他表示获得盛大授权的目的有二:一是将“骑士”网站合法化,二是拿到盛大授权是他成立千存网络的前提。在他看来,先将“骑士”的发布站并入自己的公司,再设法搞到盛大公司的授权,“即使拿不到授权,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高云伍供述称,陈荣锋取得盛大公司授权后,此时已全面接管“骑士”私服广告发布站的胡小伟,便在千存网络经营平台上发布传奇私服广告,每月利润的四至五成分给千存网络;然后,千存网络再拿出其中的两成交给盛大公司。

  事实上,陈荣锋的野心不仅仅只是吞并“骑士”网站,他还试图通过拿到盛大关于私服的授权,从私服界谋取更大的利益。

  针对陈荣锋已获盛大经营传奇私服发布网站的授权说法,盛大前稽核专员孙平波向司法机关透露,他们从盛大内部了解到,千存网络获得的不是“运营发布传奇私服网站”的授权,而是“打击发布传奇私服网站”的授权,“具体情况盛大公司法务部才能解释清楚”。时代周报记者就陈荣锋获授权采访盛大公司,其公关部表示,目前暂未获悉此事,但盛大积极打击私服的态度和立场从未改变,更不存在“将私服合法化”的做法。

  作为“骑士”团伙的两位大哥,蔡文和胡小伟颇具反侦查头脑,他们从不在私服发布站上留下电话和办公地点。“骑士”小组也建立起严密的内部规则,成员与下级代理的业务联系只通过代理服务器登录QQ进行,严禁对外公布联系方式。

  然而,比做“业务”更为严苛的是收款时的“流水线”作业。尽管行事小心谨慎,但这个被业界称为“网络黑社会”的组织仍然进入了警方视线。

  时代周报掌握的一份公安部电文显示,2010年9月6日,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专门就“骑士攻击小组”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案电令重庆公安局网监总队,并将其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警方从500万条线索中经过分析比对,锁定神秘骑士的“带头大哥”蔡文。2011年5月30日,警方结案,除胡小伟出逃国外,19名嫌犯悉数落网。

  而盛大的“卧底”陈荣锋,则在2011年3月向重庆警方投案自首,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状态。5月20日下午,时代周报与陈取得电话联系,他声称千存网络的商业模式在经历蔡胡案这个事情后受到打击,目前公司濒临倒闭,“自己也已退出网游私服市场”。

  据该案一团伙成员代理律师伍继军介绍,“骑士小组”19名成员涉案总金额上亿元,为重庆网监总队成立以来侦办的最大网络犯罪案件。

  2012年1月15日和3月29日,此案已在重庆市渝北区法院两次开庭审理。伍继军称,因此类网游私服案判例在国内并不多见,渝北区法院相当谨慎,目前已将判决意见报请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宣判日期尚待通知”。

  这起亿元“网游私服”案涉案人员,绝大多数为80后。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既无显赫家世,更无没有超乎寻常的能力,许多原本是待业者。但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他们摇身一变,成为叱咤风云的“骑士”,并成为现实世界里的千万富翁。

  经调查,短短十个月,这个团伙即非法获利上亿元。重庆专案组清缴涉案资产时发现,仅涉案豪车就达7台,除两部奥迪轿车(S8,A8L)外,还有尼桑天籁、保时捷卡宴越野车、玛莎拉蒂、宾利、宝马轿车各一台。

  此外,警方还查获该团伙两处房产:一处是位于重庆渝北区回兴镇的别墅,套内面积507平方米,2009年11月购买价为540万元;另一处为重庆北部新区财富中心一整层写字楼,面积1300平方米,2009年购买价1590万元。

  “2009年8月,我和胡小伟投资1000万元成立一家公司。我还投资300万元开设KTV。到2010年5月,除去开支,我已经赚了6000多万元。”蔡文在供词中说,他给手下的每月薪酬最高达5万元。

  事实上,一夜暴富,在网游私服的江湖并非传奇。有人算过一笔账,倘若一台私服可支持1.2万名玩家同时在线万名玩家,若每个玩家包月费20元,一台私服一月可净收近100万元。如果多架设几个私服,或多做几款游戏的私服,一年即可轻松挣到千万元。

  李滨是一名网游迷。他说,私服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游戏玩家无法从游戏运营商那里得到满足的需求,比如,在官服玩网游,花几百元才冲到初级阶段,而在私服,游戏玩家一上线就可能成为高级玩家。所以,更多的玩家乐意到私服“过瘾”。

  易观国际一份市场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网游私服市场规模约50亿元,占整个网游市场份额七分之一;到2012年,中国网游市场将达到557亿元的规模。

  在私服的利益链中,无论是网站经营者,还是支付平台经营商、广告代理商、广告发布商、搜索引擎代理商,均可一本万利。

  “私服游戏的经营收益不亚于贩卖毒品。”多次代理“私服”类案件的江苏律师石广说,私服不受地域限制,只要有网络信号,就可全天候向全球玩家出售自己的产品。然而,在急剧膨胀的市场份额背后,私服经营者有苦难言的辛酸如影随形。

  “骑士攻击小组”疯狂敛财背后,是众多遭到攻击和被断网的私服经营者的隐忍。“私服经营者本身就做贼心虚,”国内著名知识产权律师斯伟江解释称,私服经营是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兼有非法经营特点,涉案金额在3万元以上就够得上刑法规定的入罪标准。由于私服的暴利性,私服经营者极易达到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标准,而被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们本身干的就是违法犯罪的事,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当然不敢维权。”斯伟江说,在私服界,“黑吃黑”的现象很普遍。

  在重庆“网游私服”案破获前,“骑士”团伙非法经营曾先后三次被湖北仙桃、江苏高邮、江苏丹阳警方查处。但最终,蔡文、胡小伟等涉案人员,分别上缴500万元、1000万元、1000万元的保证金得以取保候审。重庆一位检察官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网络犯罪行为的发生。